酒柚柚柚柚柚子

抽不到敦敦的非酋

新儿子!
是蓝宝石来着,有时间好好写写设定w

【芥敦】无题

●真.小学生文笔

●极度欧欧西注意

●对中华风的印象不深瞎猜着写的

●瞎bj写的您也就随便看看吧_(:3」ㄥ)_

●自己看着都尴尬的文

●超级短小的速摸

●以上都没问题的话

出来丢人了!





“你知道吗,听说玉生茶楼那边来了一位占卜师呢!”

“诶——是真的吗?最近传流言的多了起来呢,说不定只是为了招揽客人才传出这种——”

“不是不是,这次是真的!而且好多人都说占卜的非常准呢……”

占卜师……吗

最近这边都没什么趣事发生呢,要不…去看看?

这么想着的中岛敦把最后一口包子塞进嘴里,向着茶楼那边走去。

秋天的太阳已不再像夏日那般毒辣,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洒下来,中岛敦眯了眯眼,满足的打了一个哈欠。

“吃饱喝足后果然会犯困啊……”

这么嘟囔着,敦抬头看了看不远处茶楼前面的客栈。客栈前门已经被嘈杂的人群围的水泄不通了。“好多人啊……”敦直接绕到了后门,向关系颇好的老板招了招手直接上了二楼。

那个占卜师的房间很好找,门前还贴着“请勿打扰”的字条。

“搞什么嘛……”敦吐了吐舌头,伸wu手shi礼zi貌tiao地敲了敲门,在许久得不到回应后,他推开了门。

“那个,打扰了——”

敦把脑袋探进屋内,四下环顾了一圈发现一个人也没有。本想关上门离开,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进了屋门。

虽然很失礼,但是占卜师的房间会是什么样的呢

这么想着的敦把门关上,仔细打量起这个房间。

房间正中放着一屏牡丹屏风,在靠近窗户的一侧放着一张小桌子和一把椅子。从桌子上的瓷制小香炉里飘出了丝丝香气。

屏风后面是普通的床榻,只是上面堆满了松软的枕头。

“唔……感觉好棒……”敦走过去摸了摸最后抱住了质感良好的枕头,方才的困意涌了上来。

“啊……好困”可能是适宜的温度和香气作怪,敦的眼皮越来越沉。

“可是在这里睡着……很失礼啊……”

眼皮越来越不受控制,最后还是栽在了枕头堆里。





芥川一推开门就透过屏风看到了趴在床上的一团。

进来偷东西的贼?不像,不然为什么这么久了都不动。

芥川皱了皱眉。

绕过屏风映入眼前的是……

一颗毛茸茸的银色脑袋。

银发的少年此时正蜷成一团,缩在枕头堆里睡得正香,还时不时用脸颊蹭蹭松软的枕头。

就像猫咪一样……

芥川放弃了揪他起来的想法,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随手从桌下抽出了一本书。








敦醒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迷糊的,坐起来抱着枕头发呆。

“醒了?”

敦机械的望向声音的来源,正好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眸子。

“啊……”

敦盯了他整整半分钟才想起来自己在哪里,脸迅速烧了起来,猛的从床上弹起来深深鞠躬双手合十磕磕巴巴的向对方道着歉。

“对对对对对不起!私自闯入您的房间还还还睡了一觉真真真真真的十分抱歉!!!”

“……”

“给您造造造造成了麻烦真的很对不起!怎样责罚我都都都没有问题的!”

“麻烦倒是没有造成……”

“啊…您,您说了什么吗?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”

“我?我叫中岛敦”

……

房间里沉默了好一阵,敦弱弱开口了。

“那个……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……我可以……离开了吗……?”

芥川淡淡嗯了一声算是准许。

敦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间带上了门,他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靠墙慢慢滑坐在地。

“啊啊,擅自进入别人的房间居然还睡了一觉……我在干什么啊……”

“中岛敦…”这样喃喃着的芥川漫不经心的看着书

已经有一个下午没有翻页了呢。

END

酒泡西柚/文

如果能给出建议就真的很感谢了!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!
溜了!-=≡ヘ(*・ω・)ノ

yingying他们真可爱
剩下三位有时间再画吧
私心盖雷莱修